问棺GL

七小皇叔

首页 >> 问棺GL >> 问棺GL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我在海的另一端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宠妻甜丝丝:老公逼婚有新招 青涩之时遇见你 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 幽灵 夏暮渐暖 青春有你做伴 同桌,有空谈个恋爱呗 不合
问棺GL 七小皇叔 - 问棺GL全文阅读 - 问棺GLtxt下载 - 问棺GL最新章节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

番外三 · 谛听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阿九入泰山府那一日,隆裕太后的逊位诏书刚见报。

同令蘅第一架打完,便听说袁项城没了。而后辫帅复辟的热闹没瞧见,五月四日的呐喊也没听见。唯有雨师妾寄来的梁上梦,将泰山府的穷极无聊稍稍一碰。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按理说,若无聊过一日,阿九便要另寻去处了,但她疑心泰山府有诡秘的异能,能将人浮萍一样的心拽下来,搁到地底下。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炼狱十八层,一层是窸窸窣窣的耳旁风,一层是零零落落的枕边雨,令人钝了五感,平了七情,磨了九十斗志,收编成令蘅座下浑浑噩噩的小鬼。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九自然不是小鬼,因她晃荡在生死司。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除却七十五阴司的司神偶然前来述职,生死司日常没什么鬼魂往来,用阿九瞧过的一句粗话,便是“日子过得能淡出鸟味来”。这日她瞧了一回孟阿姜洗鱼尾,又跟了一回速报司司神岳飞的骏马,照例去令蘅府外的老榆树上坐着。

险些被黄泉水剥了一层皮的小青蛇气喘吁吁地沿着树干爬上来,到她手心儿里盘着,略略歇了歇神,又在她指缝处蹭了蹭,这才哑着嗓子问她:“雨大人遣我来问问,今儿有信么?”

阿九摇头:“没有。”

小青蛇点头,依着雨师妾的嘱咐,慢吞吞说:“大人洞口的槐花开了,蜜结得很香,年前埋的冬梅酒也喝得了。”

阿九“唔”一声,见它迟迟无话,便跟了一句:“然后?”

小青蛇琢磨了一会子,才答:“雨大人未曾说‘然后’。”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晓得了。”阿九拍拍它的脑袋将它放下。

同小青蛇说过话,阿九将搭在树上的两条腿一晃,簌簌落下的叶影间,瞧见了一位瘦瘦小小的姑娘。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姑娘身量未足,十二三的模样,头发生得很漂亮,似油亮而齐整的墨线。一身小子似的麻布衣裳,胡乱栓了个腰带,裤腿短一截,露出莹白的脚腕子,布鞋踩在地上,倾身蹲着,拾掇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字。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九又晃了晃交叉的膝盖。

姑娘听见声响,双耳一动,露出半个侧脸。阿九探头瞧她,略尖的短圆脸,鼻头小而翘,一双眼黑葡萄似的,圆滚滚亮晶晶。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她是兽,从阿九瞧见她脊梁骨下第三节处隐约的凸起便知。阿九正疑惑她为何独身出现在令蘅府前,身后响起一把幽幽的嗓音:“是谛听。”

阿九回头,横公鱼光着身子,妙曼的肌体掩映在稍下一层的枝丫里。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修了几百年,仍旧不爱穿衣,旁人爱说龙蛇性淫,阿九瞧着这鱼类倒实在有伤风化。

“谛听?”阿九扬眉。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泰山府除却府君令蘅外,尚有一教化之神,曰之地藏,训教贪嗔痴念,炼化厉鬼凶魂,得净根之体,渡人往生。地藏有一小宠,名唤谛听,真身似犬,有神通之耳,能辨世间真假,同雨师妾的鼻子一样。

听闻谛听幼时便跟着地藏,伴其左右,断真识假。

阿九又瞥一眼充耳不闻的谛听,朝横公鱼凑近了些,小声道:“地藏不是自请投胎了么,这谛听在令蘅府前做什么?没了差使,讨生活?”

瞧这破破烂烂的衣裳,想来是穷困得厉害了。

不多时门支了一条缝,阎罗身边的鬼差五钱出来,无波无澜地瞥一眼树上的阿九,又朝着谛听很是客气地颔首,道:“进来。”

谛听扔了树枝,站起身来,布鞋将写好的字一碾,同五钱一道入了内。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大人若有兴致,阿鱼这里却有一桩轶闻。”横公鱼嘿嘿笑了两声。

阿九将视线自紧闭的门槛处收回来,眼神往阿鱼脸上一敲:“衣裳穿好,再说。”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鱼从善如流地披上鱼皮化作的袍子,腰肢扭得十分畅快,老榆树难以承受地叫了一声,她才坐正了,摸着榆木疙瘩,一五一十讲前因:“这地藏王同谛听同入同出,同寝同食,天长日久,小宠起了私心,私心胀了气,学着凡人谈爱情。”

抑扬顿挫,似收了壶口的酒,将香气欲语还休地掩去一半。

阿九动了动眉头:“此话当真?”

“比横公鱼怕乌梅水还真。”阿鱼恨不得赌咒发誓。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九想了想,摇头:“地藏我曾见过一回,十分刻板,险些拉我绞了头发做姑子。”

听闻地藏原本是个姑娘,入泰山府后修了男身,长得雌雄莫辨。阿九见他那回,是在阿鼻地狱边上,他穿着一身云光织就的白袍子,立在暗无天日里,袖口盈着泰山府底层最难企及的风。

他悬胆鼻狭长目,眼尾同嘴角一齐探出向下的弧度,将出家人的避世与慈悲晕染得出尘脱俗,剃度的头骨似被一板一眼描出来的,圆润得没有半分出格。

他那时只淡淡瞧了阿九一眼,阿九却好似听见了长篇累牍的佛呓,伴着钟声的嗡鸣,在她眉心里轰然一撞。

那时他宽袍广袖后方,掩着的瘦小孱弱的孤影,想来便是谛听。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九回过神来,又听阿鱼道:“是了,想来也是这么个缘故,地藏王为拒春情,自请投了胎。以人身,尝百苦,识因果,渡凡尘。”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原是这样么?”阿九听得入了神。

阿鱼点头:“听闻约莫一两百年前,也不晓得谛听撒了哪门子疯,在地藏王设坛讲经时闹上了殿,当着一众鬼神面前,问地藏心里有没有她。”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九倒吸一口凉气:“这样大的事,我竟不晓得?”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鱼细想了想:“大人那时仿佛在同雨大人饮酒,醉了十来年。”

“那地藏如何说?”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自然是说——没有。”

阿鱼叹气:“泰山府对于情爱一事,原是没什么规矩,可谛听却错付了人,那地藏王是什么性子,天上地下,谁不晓得?”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九点头,想起当年地藏袈裟一掀,坐于三千厉鬼间,竖手结印,垂眸念出“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模样。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她后来在人间见过一位少年英雄,也是带着如此一往无前的气魄,讲了一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世间有许多人都是如此,比起活在柔情蜜意里,更愿意活在自我的价值里。

阿九想,这大概叫理想。

说话间朱门洞开,五钱将谛听送了出来,谛听怀揣着一份绛红色的帖子,低头匆匆离去。

阿九一个翻身跳下来,落到未及掩门的五钱跟前,五钱见怪不怪,波澜不兴地任由她跟着,径直进了令蘅的寝殿。

令蘅寝殿暗香浮动,窗外有生得正好的玉蝶梅瓣,团团簇簇地拓进来,将殿内翻书的府君大人衬得愈发孤清。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令蘅听得阿九入内的动静,只略转了半个头,花影落在颈间的红痣上,仿佛罩了一层纱绢。

“今日忙,不打。”令蘅将书放回去。

阿九的眼神在她的颈边一绕,轻车熟路地坐到太师椅上,食指支在额角,略往上一滑,问她:“方才谛听寻你,做什么?”

她甚少同令蘅谈天,语气颇有些别扭,但她想得很明白,若令蘅给谛听寻的新差使是对付自己,那么实在有必要问个清楚。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令蘅淡淡扫她一眼,仿佛有些惊讶她的心平气和,却极快收敛了形容,应道:“寻生辰帖。”

“生辰帖,是什么?”阿九皱眉。

令蘅将宣纸铺开,又以镇纸压住一角,不紧不慢地做完,才道:“地藏转世投胎,每入轮回时会有一生辰帖,上书人间命格,我将帖子给谛听,她便可知地藏何时出生。”

“晓得这个,做什么?”阿九倾了倾身子,胃口被钓得足足的。

她从未和令蘅说这许多话,但今日一听,竟想再多几句。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令蘅却住了口,抬起眼帘望她一眼,又垂下去,一会子才道:“三月。”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我爱搜读网 www.520sodu.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什么三月?”

“我若同你说了,”令蘅提笔,蘸了蘸墨,“三月不可闹事。”

阿九咬唇,险些又想动手。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心里的馋虫却七手八脚地敲着小鼓,将她的气焰一寸寸浇熄,她点了点下巴,挑眉:“成。”

令蘅仿佛是笑了一下,又快得令阿九疑心是幻觉,只听她一面敛袖写字,一面道:“地藏之凡胎出生后,谛听便化作小犬,伴其左右。”

“为何是小犬?做人不好么?”阿九将胳膊叠在书桌上,探着身子问她。

“若做人,恐有情谊纠葛,乱了命书。”

阿九“噢”一声点点头,另一股疑虑又冒了出来:“这生辰帖,竟是说给便给,倒是显得你这泰山府,随便了些。”

她暗藏了些轻蔑的揶揄,也不晓得令蘅是未听出来,还是懒得计较,只将眼神沉下去,随着游走的手腕缓慢迁移:“是地藏投胎前的嘱托。”

“嘱托你给谛听生辰帖?嘱托这个做什么?”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大概是,”令蘅将最后一捺勾完,搁下笔,略忖了忖,才道,“不舍得。”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不舍得……”阿九喃喃,有些发了怔。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却见令蘅再无二话,封闭的唇线上好似书了“言尽于此”四个字。

阿九不愿再讨没趣,便起身欲走,却听令蘅唤住了她。

她抬头,令蘅将方才书写完的纸张递上来。

“方才的允诺,画押。”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自令蘅殿里出来,才过了小半个时辰,乌鸦占据了老榆树的枝头,哑着嗓子叫闹。阿九看一眼老昏鸦,又瞧一眼地上被谛听碾过的笔画,心里头仍旧揣着令蘅方才说的“舍不得”三个字。

她同乌鸦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越发觉得泰山府的日子无聊至极,可自己竟为什么一住便是十来年,竟愈发不想走。

这里没有遍布奇珍异草的钟山,没有叽叽喳喳的小兽,没有三五个饮酒作乐的好友,连老鸦都叫得有一搭没一搭,同令蘅时断时续的话语一样。

做猪的朱厌怕是早转了另一世,赖着不走的理由已不大充分,就连如今上门找令蘅打架,也有了些瞻前顾后的心虚。

她摩挲着方才签字画押时指缝间不当心染上的朱砂,令蘅方才说的三月之期,像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居留证,令她又隐隐快活起来。

正沉沉思索,没留神却走近了轮回道,天昏沉沉地耷拉下来,低低翻滚的黄沙中排了一队游魂。这一队高矮不齐,形态各异,有满脸横肉的屠夫,也有昂首阔步的锦鸡。阿九抬头瞧了一眼石碑上的“畜生道”三字,在缓缓行进的脚步声中,瞥见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瘦小小的谛听捧着那本生辰帖,紧紧搂在怀里,抻了抻衣摆,要往畜生道的队伍末尾去。

她同所有目光呆滞的人畜都不同,她的眼里生着少女的希冀,鼻端沁出薄薄的汗珠,又无端端透出几分焦急。

阿九鬼使神差地叫住了她。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谛听回头,眨了两下眼,微微笑着招呼:“九大人。”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阿九睁眼:“你认得我?”

谛听仍是笑:“府君殿外的言语,我悉数听见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说话时她动了动右耳,犬态毕现。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嚼舌根被抓了现行,阿九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唇,才问她:“你当真要入这畜生道?”

好端端的神兽不做,做野狗。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谛听仍是抱着那生辰帖,笑着将鼻子皱了皱:“是。”

“为什么?”懵懵懂懂的阿九问的好似是投胎,又好似是别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谛听未答,只步履轻轻地跟在了队伍中。

阿九立在石碑旁,望着她瘦削的背影,面前是巨大的黑洞一般的轮回道,似一张恶形恶状的獠牙大嘴,亟待吞噬她小小的身子骨。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良久,阿九才见谛听脊梁处的凸起又动了动,她将下颌低下去,仿佛在对着怀里的生辰帖。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她说:“因为我听到了。”

“什么?”阿九咬唇。

谛听仍是微微笑着,想起多年前她奔上大殿的一瞬,他仍旧大慈大悲地站在众鬼之中,如坠在淤泥中的一株亭亭中直的立莲。

他望着她,没有惊慌,也没有无措,甚至连皱一皱眉头也无。

但他当着一众神佛的面,往天地间最易分真假的谛听右耳里,递了有生以来唯一一句谎话。

“听到他说的心里没有我,是假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漫天的黄沙将少女的身姿吞噬,似一双能工巧匠的手,将她的唇鼻抽出来,耳朵拎起来,骨架揉成一团,从尾椎里抽出一根毛茸茸的尾巴,最后将她挺直的身躯按下去,伏到地面,成为一只四蹄踏雪的小犬。

初生的小犬绒毛裹着羊水,皱皱巴巴的,眼睛睁不大开,四肢亦无力地瘫着,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它此刻沉沉睡在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上,手腕轻轻一抬,一袭青色长裙的姑娘将其交给一旁的家仆,轻声道:“第四只。”

姑娘在铜盆前洗净了手,望一眼外头明媚跳动的阳光,却将纱窗拢了回来,坐到书桌前,开始写信。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一九二四年冬,今日晴,白玉生了四只小狗,一公三母,机灵可爱。”

她停了停笔,仔细思量再三,才添了一句:“你若喜欢,来瞧一瞧。”

笔尖悬在空中,轻轻一颤,墨滴坠下来,像点了一个句号。

青衣姑娘搁下笔,将信封好,拉开抽屉,看一眼里头一摞未寄出的信,将新的一封放在最上头。

她懒懒散散地起身,将桌上那坛芳香满盈的酒开了,给自己倒上一杯,跨坐到书桌上,头靠在窗台边,百无聊赖地等日落。

一把哑声哑气的嗓子自地上传来,小青蛇昂着头,说:“大人若要送信,我便再去泰山府。”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雨师妾饮一口酒,笑道:“罢了。”

小青蛇跋山涉水,好容易爬到她身边,终是将疑窦问了出来:“大人回回写信,却不再寄信,是什么缘故呢?”

雨师妾闻了闻酒香,偏头:“因为,我闻到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什么?”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她将手指垂下来,搭在阿九日前递来的最后一封信上,“令蘅”二字隐约从纸背面透出来,第三回出现在阿九的信中。

雨师妾指尖一敲,未回答。

半晌,她才说:“她会明白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未曾开化的小兽,大概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才能明白一件名为爱情的事物。

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懂得爱与爱也不尽相同。

有的爱是高山阔海,有的爱是隔着山海。有的爱是大江大河,有的爱是作别江河。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番外三完)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

1. 《地藏菩萨本愿经》:“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2. 霍去病:匈奴未灭,无以家为。

《问棺GL》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伍文文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伍文文学!

喜欢问棺GL请大家收藏:(m.wuwenwx.com)问棺GL伍文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一拳超人:神级忍者 玄幻之至尊武魂 美食供应商 混在漫威的憨憨 军嫂重生记 网游之最强传说 天逆玄典 随身英雄杀 鬼神无双 火影之超级农场 战场合同工 重生之都市狂仙 向往的生活之食神 性感尤物 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 大唐:武则天是我妈 你是我的万有引力 大人直播时间到啦 轮回乐园 半路杀出个真千金
经典收藏 宠妻甜丝丝:老公逼婚有新招 彩虹在转角 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 青春有你做伴 予你岁月长安 树上之城 密爱100分:校草的专宠小甜心 竹马太帅是个祸害 独宠100分:重生之学霸千金 今天你可以喜欢我吗 那年夏天,栀子花开 西北往西 南枝清梦 呵,学霸 电竞之时拿九稳 囚王败寇 暖阳 时光若识你和我 我的少年带着光 他说她是丁香花
最近更新 潦草 我的少年带着光 时光若识你和我 HELLO,我的甜心小初恋 重生八零甜宝妻 逆流 榜一是个神经病 全世界都把我拉黑了 问棺GL 南枝清梦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万千烟火是你 雪滩双鹭 预谋邂逅 学霸不准谈恋爱 我家男票超甜 韩少今天真香了吗 花开莫到落拾 归途 青涩之时遇见你
问棺GL 七小皇叔 - 问棺GLtxt下载 - 问棺GL最新章节 - 问棺GL全文阅读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